五年磨一剑!《刺杀小说家》究竟是部什么大片?

        时间:2020.07.08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中国电影报道
        《刺杀小说家》定档明年春节 路阳揭秘《刺杀小说家》三大看点 时长:05:00 来源:电影网

        《刺杀小说家》定档明年春节 路阳揭秘《刺杀小说家》三大看点收起

        时长:05:00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今年的戛纳电影市场上,不仅有在开发的项目寻找投资合作;还有即将上映,与中国观众将要见面的作品寻找海外发行之路。《刺杀小说家》便是其中一部。这部已经定档明年大年初一的电影到底会有多“炸”,《中国电影报道》特地采访了导演路阳,让他揭秘这部耗时五年的作品。


        2018年开机,2019年杀青,2020年定档,2021年上映。从制作开始便耗时3年的电影,到底是什么?导演又是什么来头,竟然敢把电影放在一年当中竞争最激烈的春节档上映。


        《刺杀小说家》海报

         

        这部名叫《刺杀小说家》的电影,来头真的不小。

         

        高效率营销,葫芦里是什么药?


        刘慈欣的小说改编权已经被买的七七八八时,电影公司往往面临着一个问题,下一个能出圈的小说家在哪里?还有什么故事,是可以值得被拍成电影的?

         

        好在这个小说家出现的很快。双雪涛,一个有点奇怪的笔名,突然间就占领了大大小小的屏幕。小说集刚出版了两三本,业内就很快得到了消息,再不买,他的好小说就要被瓜分得一干二净了。

         

        很快地,第一部根据双雪涛小说改编的电影《刺杀小说家》就出现了。2018年11月,雷佳音杨幂于和伟董子健郭京飞捧着写有自己名字剧本的照片刷遍了社交媒体。连大大小小的媒体记者、业内人士也都捧着同款笔记本,遮着半张脸拍出了一样的照片。

         

        半遮脸的开机照成为一次成功的病毒营销


        这一下,至少整个电影行业都知道了这部电影的消息。而且消息也扩散到了这群人所能辐射到的亲戚好友。

         

        然后是雷佳音各种花式催定档的短视频,吊足了观众的胃口。今年1月10号首支预告片曝光,电影终于宣布将于2021年大年初一上映。这大概是我们这几年来见到最早定档的电影。


        雷佳音催定档短视频截图

         

        不得不说,这部电影要炸了。

         

        小说家和《刺杀小说家》,电影怎么改?


        和双雪涛的原作小说相比,电影版的刺杀小说家改动不小。

         

        双雪涛写下的这个小说,玩的是故事套故事的结构。小说家写了一篇名叫《心脏》的短篇小说,发生在故事角色赤发鬼身上的事情,会应验在现实世界里的一位老伯身上。老伯担心自己的结局不好,希望能够刺杀小说家,阻止小说的完成。


         董子健成为被刺杀对象


        原著里,这个接下刺杀任务的杀手,有个浪漫的原因:他想去看北极熊。但在预告片里,我们得知,雷佳音扮演的关宁,是为了寻找失踪女儿的下落,才接受了任务。

         

        “你为了你女儿,能付出多少?”穿着干练西装还叼着烟的杨幂发问。画外音的雷佳音说:“什么都行。”

         

        这么看来,杨幂所扮演的这个原创角色屠灵,承担了一部分原著里老伯代理律师的角色任务。但电影里的这个角色功能应该就更丰富了,不仅形象很飒,还有炫酷的动作戏,相信也是杨幂近年来少见的银幕形象。


        电影应该对戏中戏的《心脏》也有所改编。董子健一人分饰两角,既是写作《心脏》的宅男小说家,也是小说家笔下的一位古代少年。

         

        这就是考验导演路阳的地方了。虽然电影的现实世界应该还是在重庆拍摄;但戏中戏的那个幻想世界,就任由导演天马行空,考验的除了导演的想象力,还有对奇幻题材的把控力和对特效层面的掌握了。


        演员组合很奇妙,反差有多大?


        雷佳音、杨幂、于和伟、董子健以及佟丽娅、郭京飞的这个组合,可以说让观众们有点猜不透《刺杀小说家》到底会呈现什么样的化学反应。而导演路阳也是坚决拒绝透露演员们在片中的任何表现细节。

         

        虽然雷佳音这次的角色看上去仍然是现实题材里常见的寻找爱女的父亲形象。但路阳表示,他在里面绝对是一个全新的角色,因为雷佳音强大的塑造能力,可以让每一个作品里的角色差异化非常大,这次在《刺杀小说家》里,更是文武结合,既有爆发力,又有让人感动的情绪戏,是个相当热血的角色。


         雷佳音片中形象


        第二次合作杨幂,路阳挖掘到了她身上很“飒”的一点,并给这个反派角色设计了很多可以利用自身特质去表演的点。在他心里,杨幂这次的角色中会透露出不少中性的气质,凸显出了性格的硬度和刚性。

         

        雷佳音在接到剧本时,其实看中了董子健的角色,但路阳劝他,那个角色和虚构世界里的少年是同一个人,他还是演父亲比较好。最终选择董子健,则是希望他能和雷佳音的表现势均力敌,不落下风。在虚拟世界里,他的角色难度也相当大,因为要和不少虚拟角色对戏,考验了演员无实物表演的能力。

         

        前后五年的周期,怎么这么慢?


        如果电影在2021年的大年初一顺利上映,那从项目启动算起,《刺杀小说家》将足足经历5年的时光。

         

        2016年读到小说的时候,路阳其实还在做着电影《绣春刀2》。看过小说,他被故事中能够改编的空间所吸引住:“它无论是从文学的影像化,影视改编上来说,还是从它本身里面需要的技术支撑来说都是,对中国电影来说都是前所未有的,是很难的一部电影。”

         

        路阳在《绣春刀2》拍摄现场讲戏


        于是路阳决定,要用5年的时间来做这部电影。2016年3月,他正式接过项目,成为了《刺杀小说家》的导演。2017年7月,《绣春刀2》上映后,除了几个合作项目和一些活动,他也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小说的改编过程中。

         

        很多人都清楚,一部改编自热门小说的电影,往往都要抢在小说和作者本人的热度退散前上映。双雪涛之后,又涌现出大批出身东北的作家。那为什么路阳会心甘情愿地花5年时间在这样一部电影上?

         

        其实,这又是中国电影推进工业化流程的问题。如今,导演们都希望能够将特效交给国内的团队来完成,这不仅是信任,也是带着国内的同仁一同探索一条符合中国影视行业的标准流程。

         

        和《绣春刀2》6个月的筹备周期相比,《刺杀小说家》的前置工作就花了11个月的时间。2018年,《流浪地球》的特效团队也进入项目,为角色扫描、动作捕捉和特效流程做演算与准备。


        佟丽娅帅气挥刀训练

         

        在2019年3月电影杀青后,路阳进入到了漫长的后期制作中,目前仍然还有5个月的工作量,也就是说,整个电影的后期制作时间足足长达20个月。

         

        和《流浪地球》类似,《刺杀小说家》里大量的虚实结合拍摄给流程增添了不小的难度,不少镜头的拍摄都需要绝对的精准,也因此团队不得不去学习新方法,完成准确的方案才能进入到拍摄阶段。

         

        接近《复联4》,特效可以多中国?


        《刺杀小说家》项目中,除了作曲,几乎都是中国的团队。路阳说,自己受了《流浪地球》的启发,因为那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的工业电影,特效的大部分工作由中国团队来完成,所以希望能延续这种工作方式。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多年没有推出新片的他,竟然跑去《流浪地球》客串了一个小角色。和《流浪地球》相比,《刺杀小说家》的难度在于片中有不少数字角色。路阳曾和特效团队说,希望能够贴近《复仇者联盟4》的数字角色细节。

         

        代表国产电影数字特效标杆的《流浪地球》


        比如郭京飞在电影里,就是一个不露脸的角色,大量表演靠动作捕捉来完成。所以这样的数字角色,就必须开发跟过的技术细节,来还原演员的面部细节。

         

        为此,特效团队还专门开发了一套毛孔的算法。当他们拿给好莱坞的同行看时,同行们也相当兴奋,没想到中国团队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开发出了这样的技术。

         

        “因为我们跟好莱坞的工业整体上是有差距的,但是我们希望通过一个一个电影去不断地追赶,同时在有些细节上我们也能够去提出我们的技术,提出我们的想法,这个需要积累,经验是靠电影做出来的。”路阳总结。

         

        到今年6月,《刺杀小说家》的后期工作已经进行了15个月了。一些场景和角色已经初见雏形。路阳说,自己期待这部电影可以是和好莱坞的叙事与视觉不一样的东西。中国电影的特色,是东方独有的内容,而在技术上,仍可以不断去接近。

         

        《刺杀小说家》路阳版海报


        “前面已经有《流浪地球》作为一个标杆,观众已经看到中国的视效电影能做到什么程度。”路阳表示,《刺杀小说家》的目标之一,是能让观众看到,在《流浪地球》的两三年后,中国电影技术与视觉上的提升。他说:“我们要给观众这种信息,让观众信赖中国电影。”


        文/高楼面